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目前纸价涨声不断何时了主题对话

发布时间:2021-07-21 06:20:59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纸价“涨”声不断 何时了?——主题对话

高海潮:只有一句话,就是觉得我们所有的出版单位都在给纸厂打工。贺雄飞:既存在着挑战也存在着机遇。

涨?

高海潮:这是我们国民一个基本的消费观念和消费习惯的问题。而纸张同比增长近4700%的涨价,势必会带来各种书刊的相应涨价。不涨价我们的出版就没有利润,而涨价又会降低发行量。

我们的图书表面上维持着繁荣的低书价,但实际上低价并不代表繁荣,这可能是个危机。

不涨?

贺雄飞:但大部分出版人可能忽视的地方是,一本25元左右的图书在北京这样的城市确实便宜,但在广大农村和西部这已经是个天价。如果考虑这些因素,合理扭转试验机的操作系统解析的书价到底多少,没人知道。而这已经超出了出版社所考虑的范畴了,他们目前最关心的是如何在不减少读者数量的前提下悄悄把书价往上拉几块钱。

从2007年开始到目前为止,国内纸张价格持续上涨,纸涨价、文化用纸涨价、包装用纸涨价,最贴近民生的生活用纸也在涨价,涨价风潮几乎涉及每一个纸种。在国家实施宏观调控,货币政策趋紧的大环境下,造纸行业面临着怎样的生存环境?它对图书出版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有一句话说得好,纸张涨价和汽油涨价其实是一码事, 什么都涨了,就是书价不涨! 这是和许多出版人聊天时,听到的最多抱怨之一,而在出版界已经默契地形成了一个未公开的共识:2008年书价肯定要涨,只是多少问题。也许,在享受了多年 低 书价的幸福时光之后,我们即将不得不接受书价上涨的事实。

《哈利波特7》多赚144万

络上曾火过一篇名为《〈哈7〉被指过分圈钱》的文章,矛头直指出版方人民文学出版社。这让那些花了66元的哈迷觉得大快人心,因为他们认为8元钱涨得太过分了。读者的指责让人文社觉得很冤枉,该社的一位告诉,其实,他们一点也没有圈钱的意思,提价节能与综合利用司以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思想为指点实在是因为纸价涨得太快, 不涨8元,我们就赔定了!

最近出版界谈论最多的是纸价上涨,由于木材价格上涨,从今年5月份到现在,纸价已经涨了好几次,每吨至少上涨了500元,上涨幅度超过6%,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于是,即便撇开装帧进步的因素,涨价也在所难免。

已经有业内人士预言,如果纸价再这样疯涨下去,今年图书将普涨1-4元。一些想再版的图书,也因此望而却步,因为担心涨得太快,读者不买账。不过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是,一些作家从这次涨价中得到了不少实惠。以《哈7》为例,人民文学出版社给罗琳的版税率以同行的12%来算,每本销售以150万册计算,罗琳在《哈7》中文版上赚的钱要比《哈6》多144万元,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意外之财。

不过也有一些作家对此提出异议,因为承受着纸价上涨、成本增加等诸多压力的出版社已经开始在压制他们的版税率。很多以前能够拿到10%版税的作家,现在要想出一本书,出版社最多只会给到8%的版税,他们担心提高售价会影响销量,所以将成本都转嫁到作者身上了。

纸张涨价,出版业是否洗牌?

出版人贺雄飞认为,纸张的涨价对于书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但这其中也会有一些机遇存在。由于民营书业渠道不规范的结账方法,突然纸张一涨价,再加上没有账期,现金调货,资金链一下就断了。这样,只要书稍有闪失,尤其是市场销量不大,回款就相当困难,所以有将近百分之七八十的民营书商一下子就扛不住了,甚至倒闭。

贺雄飞说: 一方面净化了市场,淘汰了一大批出烂书的书商,这样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竞争也许会平稳些,毕竟是出书的人少了一些,书的品种也会据国家标准委介绍少一些。另一方面,让一些专出学术类图书但市场销量却不太大的公司只能施行 精品化战略 ,可出可不出的书坚决不出,势必向市场作出妥协,因为毕竟生存是第一位的。

但另一方面,《博客族》主编高海潮却持有不同意见,他认为纸张涨价好处肯定是没有。如果说纸张涨价能淘汰谁的话,那真是太天真了。就拿盗版打比方,高海潮认为,目前盗版猖獗的核心问题,是因为正规出版社的出版成本太高,和纸价没有关系。盗版能省掉作者的稿费、宣传费和出版社的很多管理费用,包括高昂的人力成本。很多盗版书,用纸和印刷质量比正版都好,就是对这个问题的最好反证。

SOHO成为未来出版模式

出版成本不断上涨,图书价格还在观望,那对于许多出版社而言,除了减少运营成本,能做的就是上限越大减少图书出版种类。2007年全国图书出版种类在20万种左右,今年按照目前的趋势可能在14万种左右。贺雄飞向表示, 但这也不完全是坏事情,那些可出可不出的图书就被压缩了。 和贺雄飞有相同观点的出版人不在少数,此番图书成本上涨带来的一个意外好处可能是,出版业借此产业升级。

许多出版人都表示,成本提高让出版人更加谨慎地选择出版物,那些垃圾选题、重复出版选题、跟风图书等图书种类可能就此减少,读者不小心遇到此类不值得购买的图书的机会也将减少,这对出版业和读者也许都是福音。 出版者会更加慎重地筛选选题,抑制重复出版现象,可做可不做的书就不做,这对行业也是健康的。 贺雄飞说。 出版社砍掉了那些可出可不出的种类,那是好事情,我们的问题是书出得太多、好书太少。 贺雄飞表示, 我们很早就开始慎重做选题了,控制出版种类,所以不会因为成本上涨控制出版种类。

很多图书公司都在开支上做文章,多位都有一种同样的推测。在以后的图书出版行业的发展过程中,最有可能采取的措施就是在办公费用上下工夫。很多资深出版人都推测,由于图书出版行业的特定工作流程,以后SOHO可能成为减少出版成本的最直接办法,甚至各个公司可能共享以及其他流程。很多对此种工作模式表示欢迎,并没有什么不满的意思。

主题对话

贺雄飞,北京博爱天使图书公司总编。高海潮,四川少儿出版社《博客族》杂志总编。

能买起玩具为啥买不起书

竞报:你们觉得纸张涨价,对图书行业有什么样的影响?

高海潮:这种影响肯定是致命的。前不久在郑州出差时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还聊呢。那位司机朋友就抱怨说现在的图书定价太高,老百姓买不起。我就反驳他说,为什么我们给孩子买玩具买衣服花上百元钱都舍得,而每月给孩子买20元的书就觉得太贵呢?

竞报:在这种情况下,准备做哪些相应的调整?

高海潮:暂时还没有想过怎么调整。先保证读者的利益,让利给纸厂吧。如果后面再持续涨的话,如果确实撑不住了的话,我们再考虑适当调整价格吧。图书发行量还是一个大前提。

贺雄飞: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战略是施行 精品战略 ,可出可不出的书坚决不出,并施行全员营销策略,试图增加单品种的图书销量,并努力争取提高资金周转率。

竞报:会不会降低写手作者们的稿酬呢?

高海潮:这个肯定不会。没有好的稿酬就拿不到好的稿件。而且目前我们给作者的稿费还在不断地上涨中。杂志和图书的内容质量,才是我们出版的基础。作者和读者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这个原则不能变。

贺雄飞:应该不会,但在操作时会更谨慎。目前的价格从总体上损害了整个出版行业的发展,造成了一个严重恶果,就是真正有价值的文学、学术著作很难甚至无法出版。

竞报:会不会之前大多用作纤维因为价格,而降低图书纸张质量?

贺雄飞:不会降低图书纸张质量。稍有经验的人就会知道,图书的发行不仅取决于选题本身的卖点,还取决于图书的包装和印刷质量。真正的名牌没有多少人会计较它的价格。


唐立淇2014年6月天蝎座运势
鱼台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