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管接连离职惠普中国震荡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6:03:15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高管接连离职 惠普中国震荡

一个艰难的决定。外界猜测在2011年11月9日的员工大会上,惠普新任CEO惠特曼准备宣布关于WebOS操作系统的最后决定,但惠特曼并没有如期给出结论。WebOS的命运仍是未知数。

而此时,因为PC业务去留的反复,对惠普造成的伤害仍在继续。困扰惠普三个月的关于PC是否分拆的战略决策终于拍板:惠特曼否定了其前任李艾科的决定,要把PC留在惠普内部。但三个月的反复与犹豫,对惠普造成了难以修复的伤痛:渠道商信心在丧失,消费者对售后开始担忧。近日,惠普全球副总裁、中国惠普信息产品集团总经理张永利离职的消息已经得到惠普确认。

李艾科在任期给惠普制定出向云计算转型的大方向,但在具体的执行上出了大问题。按照他的想法就是把惠普完全转“软”,草率宣布剥离PC.惠特曼接手的确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要处理PC的后遗症,要决定WebOS的命运并做好善后,更为关键的是要给出一个明确地走向云计算的战略道路。

战略摇摆带来PC动荡

10月28日,惠特曼发表声明称:基于该公司做出的分析,分拆PC业务部门将无法为公司带来任何的额外收益,因此保留PC部门。惠特曼还强调,PC部门是“惠普的核心资产”。

但这并没有停止惠普PC事业部人才的流失。最新的消息是中国区三驾马车之一、PC业务负责人张永利确认离职。就在5个月之前,中国惠普信息产品集团副总裁陈国维离职就因其负责的惠普在华家用电脑业务业绩不佳。

惠普中国区PC业务的转折点出现在2010年“3-15”期间,彼时惠普笔记本质量及售后服务问题被曝出,当时的惠普信息产品集团反应缓慢、态度傲慢。惠普PC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自此开始下滑。

“这种人才流失不是刚发生的。很长一段时间,惠普PC业务的人才流动比其他厂商更大。”赛迪顾问计算机产业研究中心咨询师梁潇认为,人才流失的原因一方面是市场竞争,另一方面是市场热点的转移,“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已兴起,但惠普对这些新兴市场豪无动作,明显落后于竞争对手。”一些更看重未来的员工在公司战略落后的情况下开始寻找更好的机遇。

惠普个人系统集团技术总监Phil Mckinney近日在博客中声明自己将离开惠普,最迟大概今年年底离开。他表示:“非常开心的是,离开之后,就不再担心个人利益与公司架构之间的冲突,就可以去做顾问、指导。”这个以创新着称的高管,并不是真正的退休,他表示还有许多的激情、许多的精力、许多的想法,退休后会在没有公司架构约束下,能够自由写作、发言、指导、建议、教育。

员工对PC业务战略的前瞻性失去信心,而今年8月份李艾科草率宣布剥离PC业务更是令军心动摇。“先是影响经销商、合作伙伴,现在这种影响更加公开化了,普通的消费者也担心购买惠普的产品是不是未来没人管了。”梁潇认为PC战略的反复肯定会致使惠普PC在产业中的地位受损。

坚定而模糊的云计算战略

“不管谁当CEO,惠普的云计算战略都不会改变。”10月18日,惠普云端运算基础架构暨解决方案营销副总裁狄特奇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那一天,惠普召开了云计算及创新大会,虽然惠特曼上任后并没有公布她的战略,但惠普还是希望透过这次会议在向外界传达向云计算转型的决心,并将重点市场放在中国及亚太地区。这是惠普换CEO之后的首场大型市场活动。狄特奇表示,惠普向客户提供20亿美元的融资方案,刺激云端产品销售。

根据IDC的数据:在中国,有58%的企业CIO或CTO有计划部署云计算,在印度,这一比例也高达56%,但在欧洲和美国,这个数字仅有32%和34%.惠普技术咨询服务全球市场总监EJBodnar称,目前中国有75%的数据中心已超过7年,陈旧设备无法满足需求,预计到2012年,中国将成为第二大的数据中心市场。而2012年到2014年期间,预计亚太地区每年新建成的数据中心数量翻番。

当记者问起惠普的云计算战略时,狄特奇表示:“比起竞争对手,惠普云计算一个鲜明的特点在于其覆盖了完整的产业链,涵盖了从PC、瘦客户机、打印机到工作站、服务器、大型机再到存储、网络等全线产品。”惠普是唯一一家把整个产业链上各个环节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厂商,而且开放平台为私有、公有和不同厂商构成的混合云环境提供构建及管理服务,这些正是其他合作伙伴还没有做到的。

在惠普人看来,惠普的产品线全、提供云计算的方式灵活,是自己竞争的优势,但也导致惠普处处是强敌。“惠普产品线太长,竞争厂商太多包括联想、戴尔、甲骨文、EMC、IBM、微软等等。惠普在每条线上都有非常强劲的竞争对手。 ”梁潇说。

从李艾科到惠特曼,坚定不变的就是要向云计算转型。但因为PC业务最终确定留在惠普,可见惠特曼与李艾科所希望的彻底变“软”的思路有所不同。但惠特曼的云部署是什么?如何才能将这些前、后台产品真正地整合起来?这种整合是否需要配套进行组织架构和人员的调整?惠普迫切需要一个清晰的云计算战略,才有可能追赶已经远远在前面的IBM.

转型需要果断

关于WebOS,惠特曼没有如期给出结论:“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做出快速决定,而是正确的决策。未来3~4周内,决定WebOS的去留。”

这句话让我们想起,三个月前,惠普在PC业务决策的反复中说到:“最迟年底给出结论。”正是这种决策的不确定性,使得PC的经销商、合作伙伴开始变心,不良的情绪已经传递到普通消费者。惠特曼上任后决定不剥离PC,理由是“剥离PC业务的代价将高达数十亿美元。”但在三个月的反复期间,PC业务将有多大的损伤呢?

WebOS战略的反复也将会给惠普自身带来同样的伤害。

2月23日,在惠普2011年新策略发布会上,惠普就放出风声:WebOS操作系统将会被使用在手机、平板电脑、台式机、笔记本、服务器甚至是打印机上。WebOS是Palm手机的操作系统。2010年4月,惠普以12.5亿美元收购Palm,WebOS也随之“嫁”入豪门。在李艾科潜心研究了几个月的战略当中,WebOS被赋予极高的定位,是惠普云计算战略中连接前台、后台的重要产品。“我们的目标实际上非常清晰。要让WebOS成为最成功的、第一名的操作系统。”惠普执行副总裁托德-布拉德利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曾这样表示,言语中透露与微软分道扬镳的意思。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惠普出售WebOS的可能性较大,潜在买家包括亚马逊、RIM、IBM和英特尔。售价可能高达数亿美元,但远低于惠普收购Palm的12亿美元。对于惠普来讲,损失还不止于此。在过去的一年间,用于WebOS研发的投入,毫无产出;基于WebOS开发的惠普智能手机和TouchPad平板电脑,前期做了大量的宣传,但上市仅一个月后就夭折;惠普曾经对WebOS夸下海口,也小小地伤害了与微软的感情,二十多年的合作关系也需要再做修补;还有,WebOS在全球拥有大量的粉丝,WebOS社区的开发者从8月份开始就一直提心吊胆地等着惠普的决定,眼神中有哀怨,也有愤怒。

惠特曼上任时间并不长,但惠普的现状似乎不能容忍她有太多犹豫的时间,必须果断地拿出清晰地战略,才能重塑信心。(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江西复合季铵盐消毒液

甘肃棉纱线

云南电源转换器

武汉脚垫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