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校企业等单位不得提名院士候选人票选退出规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4:02:24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昨天下午,正在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中国工程院率先审议通过了《中国工程院章程》修订稿。《章程》规定,今后,高校、企业等单位将不得提名院士候选人,仅工程院院士和工程院委托的包括中科协在内学术团体方可提名。此外,对于违反科学道德、品行不端等的不合格院士,将被“劝退”甚至直接从院士成员中除名。

据了解,昨天审议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在院士提名、票选、退出等机制上,也做出了与工程院章程类似的修改。

推荐:中国工程院将实行院士退出机制

提名

章程修订

企业高校取消提名资格

据了解,原《中国工程院章程》规定,院士候选人除了本院院士可直接提名,各有关工程科学技术研究、设计、建造、运行机构、学术团体,高等院校,企业等,也可按规定程序推荐有关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遴选后,提名候选人。

新修订的《章程》明确规定,院士候选人只可通过两种途径提名,一是本院院士直接提名,同时删去了原有的“每次增选,每位院士提名候选人数不超过两名;获得不少于本学部三位院士提名的候选人为有效”的条文。途径二是中国工程院委托有关学术团体推荐提名候选人。

一名工程院院士介绍,有关学术团体指的应该是中科协,中科协在全国都有学会,且很多学会是由院士在负责,各地学会可以向中科协推荐、提名候选人。

据了解,中科院院士增选也将只保留院士直接提名和有关学术团体按规定程序提名这两种提名途径。

票选

增加终选环节全体投票

此外,对于院士的当选,新章程还增加了全体院士的“终选”环节,明确规定,候选人名单应提交全院全体应投票院士进行投票终选。终选采取等额选举,获得有效票半数以上赞成的候选人当选。据了解,新增的“终选”环节被认为可能加大当选新院士的难度,但这也将让院士更充分地行使院士民主权利,进一步加强对候选人质量的把关。

多名院士对章程比较满意,所以投了赞成票,不过,章程只是框架性的东西,很多操作的具体细节仍需要进一步制定。据一名中科院院士介绍,昨天审议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修订稿在提名、遴选、退出等方面变化也与《中国工程院章程》的变化类似。但截至昨天下午5点多,记者尚未得到章程通过的消息。

退出

院士品行不端将予劝退

据了解,在原来的《章程》里已有院士退出机制的规定,院士加入外国国籍,即自动放弃院士称号;院士行为触犯法律或丧失科学道德等,按规定程序撤销其院士称号;院士本人可辞去院士称号。

此次修订,《章程》新增了“劝退”规定,明确“当院士的个人行为违反科学道德、品行不端、严重影响院士群体和工程院声誉时,应劝其退出院士队伍”。

据了解,新增的“劝退”规定,主要是考虑个别院士的行为虽然没有构成违法犯罪,不到撤销院士称号的程度,但已对院士群体和工程院的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劝退和撤销院士称号的具体程序也将在深入研究之后,在相关规定中加以细化和明确。

退休

新章程仍未涉院士退休

院士退休一直被视为院士改革的难题。两院院士中,获准退休的,仅药理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一人。但申请退休之路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顺利,70多岁的秦伯益2004年开始打退休报告,打过几次后,在2005年才由中央军委特批。

不过秦伯益的经历难以复制。媒体报道称,去年11月,年满80岁的沈国舫院士,向工作了一辈子的中国林业大学表达了退休的意思,但未获批准。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院士应该有退休机制,在此次的两院大会上,院士退休也作为关注焦点被予以期待。不过,记者昨日采访多位工程院院士获悉,此次修订的章程并没有提到院士退休问题。

院士观点

可避免花钱搞关系选院士

“在提名上最大的变化,是企业等单位都不可以再提名候选人了,连高校也不可以。”一名院士表示,一些单位为了让本单位的候选人当选,确实会花钱搞活动、搞关系等等,“提名渠道被限制后,这种情况也就可以避免。”也能更好地防止院士提名中的不正之风。

据了解,确有地方或部门为了自身利益,推荐候选人贿选院士。被控受贿4755万余元的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张曙光,在法庭上供称曾花2300万元打通关系欲参评院士,一度让舆论哗然。

中科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周忠和曾公开表示,如果部委、地方、单位、学会都可以推荐,就难免掺杂利益因素,带来行政干预,也存在重复浪费的问题。

上一页12下一页

违反科学道德最高可除名

此外,对于工程院《章程》上增加了“劝退”的内容,一名工程院院士告诉记者,按照这个新的章程,对于院士的规范也就更加完善,“违反科学道德、品行不端等情况轻的,可以劝退,严重的就直接被除名了。”

据了解,近年来,“烟草院士”谢剑平2011年因“减害降焦”研究成果,当选为中国工程院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院士,引发不小争议。2013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潘云鹤表示,依据章程,工程院不会主动撤销“烟草院士”谢剑平的资格,工程院已在对谢剑平做劝退工作,但对方不接受。

新的章程出来后,烟草院士的劝退也将更有据可依。

院士多工作几年没有问题

对于新章程中并未提及的院士退休问题,工程院院士、四川大学国家生物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教授张兴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退休和退出是两个概念,院士退休不退休不该归工程院管,“院士不从工程院领工资,他的工作关系也都在原单位,院士只是一种名誉,而且是终身名誉,工程院当然没法规定院士的退休问题。”

“章程不提这个问题,并不意味着院士不能退休。”张兴栋说,现在一些单位、部门的院士,即使年龄特别大,也仍然不被允许退休,“院士应该按照国家规定,在原来的单位按规定岁数退休,如果精力允许,个人也有意愿,多工作几年也没问题。”

院士遴选标准频频引发争议

作为中国科学技术界和工程技术界的最高学术机构,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两院院士称号也是中国科技、工程界的最高学术荣誉。目前,我国共有743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和802名中国工程院院士。

但近年来,每次院士增选都会在遴选方式、选择标准等方面引发争议,而一成院士便“工作终身”的不退出机制也一度引发社会讨论。

在9日两院院士大会的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也强调,根据广大院士和各方面意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改革院士制度的要求,主要就是要突出学术导向,减少不必要的干预,改进和完善院士遴选机制、学科布局、年龄结构、兼职和待遇、退休退出制度等。

中国工程院一名负责人表示,此次修订章程也正是落实中央精神的体现。

记者了解到,两院章程的修订主要涉及三方面,一是增选工作要重视学术导向,尽量避免行政因素的干扰,涉及到提名候选人渠道的改变;二是完善院士增选机制,提高院士的广泛认可度,涉及选举机制和程序的改变;三是健全院士退出机制,涉及处理院士违规违纪行为制度的完善等。记者陈荞综合新华社

责任编辑:hdwmn_wdf 上一页12下一页 “院士”的问题谁有调查权

因贪腐落马的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震动了官场,同时给学术界出了一道难题。东窗事发之前,他两次参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尽管没能如愿,但根据法庭上的供述,他受贿的钱财不仅用于日常消费、包养情人等开支,还曾用来为自己包装学问、参选院士。

这个案件令很多院士十分气愤—它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学界最高荣誉真的能够花钱去买吗?张曙光究竟花了多少钱、给了谁?

“张曙光的事情,很多院士生气,我也生气。”北京大学原校长周其凤院士对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在不同场合多次谈起此事,希望此案能查清楚。

2013年9月11日,针对张曙光的说法,中国科学院学部工作局迅速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在张曙光2007年、2009年两次参选院士过程中,未收到“花钱参评”的相关投诉。中科院还强调,“在此次有关方面的司法调查中”,如查实哪位院士有受贿等违法行为,将严格按照院士章程撤销其院士称号,绝不姑息。

中科院的立场很清楚:希望司法调查能够核实张曙光“花钱参评院士”的说法。

清华大学原校长顾秉林院士说,张曙光参选时,有过一些关于他学术问题的举报信,不止是他,一些院士候选人参选后,告状信也跟着来了,这些信可能反映了真问题,也可能是诬陷信,不能因为一封信就取消一个人的参选资格,但问题是,到底谁来调查核实更具权威?司法部门可以去调查案件,采取各种手段鉴别,但科学院作为一个研究机构,并没有这样的权力。如果让当事人所在的单位调查,又难以使人信服。

他认为,修改和完善院士制度时,应好好考虑这个难题。他还提醒,处理此类事情,要一切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要被舆论“绑架”而轻率得出结论。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与张曙光同在铁路系统,他并不避讳对张曙光参选院士的反对。他向记者表示,他曾一再向原铁道部领导反映,不要再推荐张曙光参评院士,否则会“丢铁道部的人”。曾任铁道部部长的工程院院士傅志寰也反对张曙光评院士。

张曙光后来“避开”工程院,参选科学院院士。王梦恕至少对十几位科学院院士反映过张曙光的问题,“拉了不少反对票”。

如果没有这些反对票,也许张曙光已经成为院士。

要不要取消部门推荐资格

在张曙光参选中,原铁道部的力挺起了巨大作用。我国的院士没有“申报”,而是推选产生,候选人面前有两条路,要么是院士推荐,要么走部门推荐。几位院士可联合推荐一位候选人。国务院各部委、直属机构、办事机构以及解放军四总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国科协等也可作为归口初选部门,推荐院士候选人。

顾秉林院士认为,现在应该进行院士推荐制度的改革。“到现在,‘院士’陷入太多的利益纠缠。”他说,一些部委参与,掺杂了许多其他因素。院士主要是学术荣誉,最有推荐权的应是学术界。理论上来说,同行院士推荐最为合适。但其中一个问题是,国外选院士主要看学术水平,我国不仅看学术,还要看道德、看学风。学术之外的东西,推荐人未必清楚,要靠单位去了解。

因此,顾秉林认为,院士推荐应是最重要的评选方式,但是怎么与部门沟通、协调,需要研究。

他还建议,针对那些多年来推荐的候选人当选率较低的部门,可考虑取消其推荐资格。

周其凤院士也认为,院士推荐的渠道相对来说没有问题,现在出问题的,可能是在行业、部门、省份的推荐中。“是不是可以只有院士推荐?这是可以考虑的。”

王梦恕院士对此却持迥异观点。他认为,“最好不要院士推荐”。原因是,院士推荐可能带来近亲繁殖,一些人会倾向于推荐本单位的候选人。在他看来,虽然各地、各部委推荐候选人也有问题,但是跟院士推荐不同,起码过程中还要组织几次讨论。

他的建议是,候选人可由各个学会推荐,再到中国科协来竞争。这些学会相对“比较超脱”。

去年,农工党中央的政协提案中,建议取消归口初选部门与省市推荐方式,完全由各学会负责推荐院士候选人。

2013年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科学院和工程院分别征求过意见。王梦恕给他所在的工程院提交了一份书面意见,建议取消工程管理学部—在工程院各个学部中,该学部最为人诟病的是,一些院士同时是官员。2000年工程管理学部设立时,就有不少院士担心它变成“官员和企业家的俱乐部”。

他还主张,工程院评选院士时,专业设置要合理,不要“太杂、太俗”。比如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的谢剑平院士,出自烟草专业,当选之后争议不断。谢剑平的老师、已故的朱尊权院士,也是烟草生产与加工技术专家。此外,工程院还有“调料院士”。

王梦恕对记者说,据他所知,谢剑平院士的工作很扎实、品德也很好,“烟草院士”引起争议,背后是学部专业设置的问题。应在国家更为重要的学科领域遴选院士,而现在的学科太多、太杂。

“我自己的感觉,总体来说院士制度是个好制度,包括遴选过程是好的。”周其凤指出,除了客观的学术、道德等标准之外,院士评选难免有人的因素起作用。比如,一位院士与候选人有很大的矛盾,就可能会极力反对,但这不是制度的问题,任何制度都无法去除人为因素。

他以自己所在的化学学部举例说,投票时除了考虑学术水准和贡献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学科的平衡,化学的分支很多,大家会考虑不能让院士都集中在一个分支。“平衡”只是开会时主持人会提醒大家,适当考虑这个问题,但是怎么投票,仍是院士自己的权力。

曾宣布放弃参评院士的北京大学教授饶毅也公开表示,评选中科院院士的体系,“大体上是比较公正的”。

“见了院士要尊重点”

在院士评选中,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做过大量探索,评选办法不断修订和完善,比如《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1992年通过,此后每两年修订一次,迄今已改了10次。

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用这句话来形容院士评选并无不当。2010年举行的中国工程院第十次院士大会上,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徐匡迪在做工作报告中坦言,院士增选工作受到的干扰有所增加,如候选人或其所在单位“助选”、“拉票”行为以及“集成、包装”现象等。

在次年的增选中,中国工程院给候选人发了一封公开信,重申要杜绝助选、拉票等干扰院士评审和选举的不正当活动。工程院院士闻玉梅、庄辉、曾溢滔、秦伯益发现,在公开信发出后,“助选”人员仍不放弃活动,甚至以主管部门的身份向院士“推荐”,继续拉票。4位忍无可忍的院士联名写了一篇短文,题为《我们的心声》。

他们指出,在某种程度上院士成为某些单位的“学术资源”,或是某些单位领导的“业绩”。有些单位不惜出资“公关”、“包装”。

天津大学化工学院教授、长江学者李永丹参加过“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征文,他呼吁让院士“走下神坛”。他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初院士数量很少,项目评审也少,90年代中期,科技经费多了,论证会也多了起来,往往要请几位院士出来,把他们“抬得高高的”,院士在资源分配中起到重要作用。

“到了新世纪,各个单位就都明白了,原来院士多,有这么多好处,于是各单位在推举院士上,也都热心了起来。科技界的少数擅钻营的人,也看明白了门道,院士增选成了‘小华山论剑’。”

李永丹参加过一个学术活动,组织者在排主席台上的座次时,要请院士坐主席台,问哪一位外宾是院士。恰有一位是一个小国家的工程院院士,就被安排坐在了主席台上,而另一位外宾,是国际上一个大的学术领域的主席,却没有被请上台。开幕式上还强调,台上坐的,都是学术地位崇高的院士和政治地位崇高的领导。

他注意到,那位没坐主席台的国际联合会主席,到中国的次数越来越少。

这几年,一些跟李永丹同龄的学者当了院士。有一次,他与一位老朋友、新院士开了几句玩笑。过后,另一朋友提醒他—永丹,你以后见了院士要尊重点。

公关可能起到反作用

“有些院士年老了、糊涂了还去管事,这个显然不好,我们是坚决反对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数学家袁亚湘对记者说。

袁亚湘也希望破除对院士的盲目崇拜。“你要淡化‘院士’,比如你采访我,你可以介绍我科技工作者的身份,但是不要动不动就说是‘院士’。”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别说是我们普通的院士,连白春礼这样的科学院院长,都经常被报成‘白春礼院士’。‘院士’最好不要出现在媒体。”袁亚湘说,国外媒体报道会说某诺贝尔奖获得者,但是不会写院士等头衔。在国外开学术会议,谁也不会强调你是不是美国科学院院士,而是会介绍你是哪所大学教授,不会加个“院士尾巴”。

他记得,1996年自己还是个年轻学者,去参加香山科学会议,自己的名字就插在很多院士中间,比如北大的张恭庆院士、中科院的杨乐院士等,没人在意这种事情。但是现在不管去哪里开会,一般都先把院士放在前面,可见风气的变化。

他认为,有些地方政府或部门有意把院士的牌子“抬”了起来,把本单位几个人当了院士当成政绩,花了很多功夫去做工作。要管住的是那些给“院士”称号附加太多利益、把院士捧得过高的人。

“我们这些人,对‘跑院士’的人不齿,见都不见。评新院士时还是非常严格的。反过来说,院士评选上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袁亚湘说。

“公关不见得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可能会打负分。”周其凤告诉记者,公关很多时候会给人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对于院士制度改革,袁亚湘表示,院士们左右不了外界因素,从自身来讲,改革就是要把国内最优秀的、各个学科有影响力的、学问上的确有突破性成果的人选进这个圈子。他觉得,个别院士、个别院士候选人的问题,不能扩大到整个制度上的问题。“你不能因为张曙光的事情来否定整个院士制度。这个逻辑是非常荒唐的。而且他还没选上院士。”

另一方面,袁亚湘强调,一个人能否当选院士有很多影响因素,很多优秀的人才完全具有院士水平,却与这个称号失之交臂。这跟诺贝尔奖总有“遗珠”一样。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袁亚湘强调,更应尽量淡化“院士”这个头衔。“当前的问题,还是需要大家回归自然,淡化院士。”

天津定做T恤衫厂家

天津订制女士衬衫

河北定做文化衫厂家

天津订做T恤衫公司